前秃头社畜,现家里蹲肥宅
主业学外语,副业拖更刀剑乱舞腐向贵乱。不写刀婶CP (不分性向)。偶尔掉落APH腿肉渣。
最近沉迷少女前线和芳文社,可能产的粮会有些橘里橘气。


【药宗】You are the moonlight of my life every night.

标题取自Green Day 的 Last Night on Earth,本来是个废弃一年多的脑洞,在听到这首歌的瞬间来了灵感,一下子就写完了。这首歌超适合药宗啊!尤其是那句If I lose every thing in the fire, I'm sending all my love to you. 又甜又虐(捂脸

=====很短=====

他也许起得太早了,也许不是。药研藤四郎平时不出任务的话没有戴表的习惯。他和本丸中大部分刀剑一样,不追求时刻的精确。他站在廊下,望了一眼睡在积雪下的庭院。这几天都没有放晴,月轮冻在青灰色的云絮里,映得庭中的落雪也是青石板一样的灰白色。走廊里...

【双兼定】小少爷与保洁老祖宗

“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兼定富贵与保洁小妹(?)

========

年轻的和泉守总裁今天非常生气。准确来说,他从一上班进办公室开始就很生气。早上他一时兴起,从前台转了一圈,就发现一个从没见过的保洁在不务正业。他提醒了她两句,而她的回应却是漫不经心地道歉,然后把一朵向日葵直直戳到了他的脸上。

“我会和人力说的,兼先生消消气——您看,这是今天的日程。”堀川一边好言相劝,一边把日程表呈在和泉守面前,“与蜂须贺先生的会谈我已经安排好了,司机已经在停车场等着了。”

“你看看他那是道歉的态度吗!”和泉守骤然提高了声调,“谁负责跟保洁公司对接?明石吧?把他给我叫来——这都怎么找的人?这种事还要我来管...

之前渊酱一句“橘子你的头像呢?”把我问住了于是……

介绍一下,新头像是我自己捏的女孩子所以说是女儿也可以,编号TGR-RG010 的人造人。TGR-RG010 坚信规则至上,所以也在担任风纪委员,维持一个咸鱼写手创造的所有角色生活区的秩序——虽然目前该生活区只有她一个被捏了出来,于是实情是她自己管理自己,且在她心中风纪等同于规则,但她依旧是唯一的风纪委员。

喜欢的东西是白酒、熏肉和美少女的大腿。讨厌的东西是污物、提拉米苏和边界不明。

请务必相信TGR-RG010 是个温柔文静内敛的女孩子。

基友安利了Vkastu,于是一晚上都在开心地捏妹子2333333

能看出来是小恶魔爱豆和泉守和人民女教师歌仙嘛?

私心打个双兼定tag:

“和泉守!你怎么又逃课?快换了衣服和我回学校!”

“我不要!我还有广告要拍!”

“那你为什么不请假?”

“请了假你晚上和周末又要给我补课不让我出去玩……”

【少女偶像惊天爆料:名校教师每晚竟对学生做这种事!】

萌上千绀之后就非常非常希望自己是个画手了
然而我的儿童画水平不知道哪年才能产粮(躺
她们真可爱qwq
我敢说列表里就我一个萌这个CP

~记难忘的一天~

封面是和金花花一起喝的桂花酒,虽然我不太理解为啥要在瓶子上贴个百合花。本体其实是一个不太有条理的repo,我可能是最后一个拿到《雅粋流音》的人(捂脸)本来我想写一个特别详细的repo但是!但是!我现在心情还是超级激动,根本没法平静下来,所以只能大概写一下每一篇的读后感。没有剧透,没有。不然还能写得更长。

《雅粋流音》一个像标题一样优雅又轻飘飘很可爱的故事,像是在温暖的夏天傍晚吃棉花糖一样的小故事。

《同居三十题》日常小段子超级好!最后三段我是一边捂脸傻笑一边看完的。

《星降夜之歌》干净又清爽,像是单纯又热血的青春片,结尾燃了起来。超喜欢!

《花音》特别风雅的……一辆...

你橘回到了祖国。她脱离了加班地狱,开始了颓废的家里蹲生活。想到这一点,她感到很开心。这两天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肝泳装活动,日子过得一点也不马格里布。想到这一点,她感到很开心。
直到她走进一家理发店,没能及时拒绝托尼师傅“我给你把这边卷一下,这个发型现在是X红书上的爆款,和韩剧女主角一样的。”的忽悠,然后剪了个烫了之后就蓬蓬一坨分分钟事(yang)业(lao)单位行政部门中年女前辈上身,不烫就垂下来挡着右眼中二到爆就差眼罩的刘海。

然而他为了劝我,连自己都黑

上次我说的那个劝我女生别去留学,找个轻松工作嫁个有钱人的部门经理,今天送我的时候又重复了一遍这个观点。他紧接着举出了他自己老婆的例子:“你看我媳妇儿,当年县理科状元,考得比我还好,学的通信专业,学历也高工作也好。但是现在呢,天天忙着加班,还嫁给我这么个又穷又没时间陪她的人。你觉得这样幸福吗?”
我本来想反驳他说:有钱有闲的男人多难找啊,到时候我还不是很大几率个没钱也没时间陪我的人么?然后我自己还没钱,那不是更惨?现实就是我身边那一大把长相路人(不丑不胖不矮但也不帅),家里有两套房,本科985/211研究生藤校的北京男生,基本不会娶我这种家里没房没背景双非本科还年薪不到20万(你就说哪个工作严格朝...

光顾着加班,都忘了今天是搬砖一周年

上个周末阿尔及尔的同事们来看我了。我们一起去海边吃了烤虾和烤鱿鱼,在海边散步看夜景。海边的广场天黑之后总是格外热闹,露天咖啡厅里播放着Joe Dassin的歌,地面上龙飞凤舞地洒着特浓黑咖啡和薄荷茶,椰枣树边的长椅下是踩扁的纸杯与烟头。皮肤在过去两个月里晒得黝黑的小青年们成群结队,趿拉着塑料拖鞋,穿着巴黎圣日尔曼的球衣,或者穿着印满五颜六色纪梵希logo的套头衫,背朝大海靠在礁石滩边的扶手上,向路过的几乎每一个年轻女人眨眼、搭讪。谁都知道他们在这里不可能约到女人,不管她们是否戴头巾,是否独行——小城市人言可畏,去海边散一次步总能碰到你同学或同事的三五个亲戚——但是他们依旧日复一日地靠在这片扶手...

【长蜂】大哥和大哥的男人

被公司的傻X操作气得不想干活,于是明目张胆摸鱼。

是个花式翻车霸道总裁剧情设定的脑洞,之后可能会有其他CP(目前只想好了烛压切“刷我的卡”和兼歌“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的剧情)

=====前方沙雕小段子=====

——入职半年做事还这么没长进,你怎么被上个公司开了就没点记性吗?

35岁技术岗程序员加不动班被小年轻顶了这早就不是新闻了吧!长曾祢看过消息,把手机锁了屏,猛吸了一大口可乐。他从进入职场以来就在电脑后闷头敲代码,现在却在做蜂须贺的“私人助理”,要他迅速适应如此大的转行跨度还需要时间。自家老弟经营公司的本领他不清楚,但是戳他痛处却一来一个准,仿佛训斥长曾祢是他的日常娱乐。他知道蜂须...

© Tanger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