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erine

盐渍社畜橘,参上!
极度偏爱现实社会背景设定以及长句子。请不要对她的更新速度或者个人趣味抱有期待。

【双兼定】没有标题的小段子

办公室蹭网把这两天随手撸的小段子发上来,有些人看了可能会觉得眼熟的剧情。

“我”是谁并不重要

====越来越短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我来到走进那家超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矮矮的路灯在高低不平的水泥路面上投下一朵一朵白色的亮斑。这条街道并不繁华,但是烟火气很足。小孩子们皮肤晒得黑黑,穿着拖鞋在外墙油漆剥落的低矮住宅门前嬉戏。偶尔有一两只步伐轻巧的野猫跑过,它们皮毛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是无主的流浪动物。

超市并不大,与大城市里热闹的综合卖场相比完全可以说只是一个面积大一些的小卖部。我拎着购物篮兜兜转转,最后挑了几样扫除用具走向款台。收银员是个穿着套头衫和宽松的短裤的黑发少年,个子很高,操作起收款机来都得弯下腰;那一头墨黑的长发简单地束在了身后,每次他弯下腰,总有那么几缕要垂到身前来,遮住眼睛,少不得要他腾出一只手胡乱地把那几缕头发再拢到脑后。他身边站着一个留着紫色卷发的男人,看上去要更年长。我看不出他是做什么的,好像他只负责站在柜台后面但什么都不做一样。和打扮休闲的收银员不同,这个人穿了一件翻领的上衣,长裤也更加合体。

我把篮子搁在收银台上,卷发男人很客气地对我说“晚上好,小姐”。而黑发的少年则直接从我手中接过了一把长柄的簸箕。

“这边塑料制品很贵的。”少年说话时又撩了一把刘海,“确定你要买?”

“我买。”

再怎么贵,只要价格不太夸张,我总归还是要打扫屋子的。

他翻到簸箕底部,把价签指给我看:

“你确定?看好价格啊。”

“我买。”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样追问。他身后卷发的男人一言不发,倚着柜台后的烟草架子,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我们——毋宁说是仅仅注视着少年,我之所以感到他在注视“我们”,是因为收银员在和我说话。

“呃……你不是和你男朋友闹别扭了吧?”

我压根没男朋友谢谢你关心……

“我就要买这个。”

“好吧。”

他耸了耸肩,低下头扫描价签,几缕不听话的头发又跳到了他眼前一晃一晃。他一边帮我把商品装袋,一边腾出手把碎发拨回去。真是狼狈。我心想,付了钱,谢过少年,便走出了店门。晚上也没有风,远远能看到港口处的海水上一粒一粒浮动的灯光。我朝来的方向走了两步,一只野猫飞快地从我面前窜了过去,在不远处一朵白色路灯下蹲好,尾巴尖乖巧地搁在爪子上。

我不了解这里动物的情况,只敢用目光洗刷洗刷猫咪光亮柔顺的脊背,和茸茸的小耳朵。

猫咪在路灯下梳理着毛皮,我站在超市门口默默看着它。我听见有谁问收银的少年为什么要再三确认我是不是真的要买那个簸箕,大概是那个紫头发男人吧?他问少年又是怎么想到会有人被用长柄的簸箕家暴。

“就很自然地想到了啊!你看那个形状,多适合打人!”

少年满不在乎地回答。

“真是不风雅!”传来的卷发男人的声音,完全是带着笑的抱怨,“明天上班前把头发别起来。”

“是是,知道啦,二代目!”

====宿舍断网伤透我心====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