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erine

盐渍社畜橘,参上!
极度偏爱现实社会背景设定以及长句子。请不要对她的更新速度或者个人趣味抱有期待。

【石青】Tutor-前篇(进站提示)

本文全龄向,下一篇是深夜付费节目。

Maincourse之前总得有点沙拉或者汤对不对?

石青现paro,社会人papaX准大学生青江。已交往设定。

====这里的青江是个戏精====

升入大学前那个随心所欲的暑假是可以发生很多事的。

早在高一的暑假,社团里毕业的前辈们旅游的旅游,打工的打工,脱单的脱单,生活精彩的很。看得还在头疼假期作业的后辈们一阵眼红。熬过了两年,现在轮到了青江,百无聊赖地瘫在床上有如一滩河泥。下午三点,街上安静到只能听到蝉鸣。阳光晃得刺眼,但他也懒得下床去拉窗帘。

好无聊。

短信箱空空,邮箱空空,即时通讯软件的新消息通知仿佛死了一样;打开浏览器,连一条新的广告也没有。

好无聊。

家务早就做完了。不想看番,也不想看电影。书架上的书早就翻遍了——不,也有几本还没拆塑封的新书,但是……懒得拆开看。游戏,也不想打。

好无聊。

爸妈都去上班了。蜂须贺带着弟弟出国度假;宗三正借着补习的名义和初中生小男友腻歪;歌仙这家伙更夸张,嘴上说什么“学园偶像真是不风雅”,一听说和泉守他们要海边集训,立刻像个老妈子似的替他准备行李,最后干脆把自己也打包过去了。

石切丸也是啊……

一忙起来就完全不理人了。

难怪他青江这么无聊,怎么想都是石切丸的错。

青江又翻了个身。他与石切丸最近一次联系是当天他早上拍了张自己做的早餐发过去。结果对方还正在开车,过了快一小时才回复一句“看上去很好吃啊!青江真厉害!”这是在表扬幼儿园小孩吗?难道不应该补一句“下次做给我吃”并借此机会邀请自己到他家里然后两个人就可以你情我愿地先(哔——)再(哔——)然后(哔——)了吗?大人们都这么缺乏情趣吗?而当他在和损友们的群聊里吐槽这件事时,得到的却是统一回复的:“就你戏多”。

青江甚是失望。这个缺乏人情温度的世界啊……让他大夏天穿着裤衩背心在23度的空调房里打了个哆嗦。

他把聊天记录又翻了翻,最近几天的语音挨个听了听。石切丸不喜欢发语音,他到现在还不是很会调智能手机的听筒和麦克风,也不是总有余裕翻找耳机。青江对接收文字和声音都无所谓,无奈他对石切丸的声音仿佛上了瘾一般,每天都缠着石切丸多给他发几条语音,日常互道“晚安”更是必不可少。“那个人声音本来就好听嘛!”青江对他的三位损友们辩解说,“何况我还……我……也没那么喜——”

“你确实没那么喜欢他。”宗三发来消息,“你呀,也就是沉迷三条先生无法自拔。”

“情人眼里出西施。”歌仙接话,“情人耳朵里嘛……出塞壬。你现在整个人是傻的你知不知道?虽然你一直也没多聪明。”

“Siren, 我喜欢这个说法!”蜂须贺还加了一个表示同意的表情,“不愧是歌仙!很风雅!”

“我说仙儿你能不能换个比喻啊我实在想象不出人鱼石切丸的样子诶!”青江抱着手机耸耸肩膀,“人鱼,不能光是胸大的,至少也得有人鱼线。”

“现在觉得人家胖了?”宗三发了一张滑稽脸,“把人家睡完了还嫌弃上了,负心汉!我都替他不值!”

“你之前不是还说三条先生的小肚子也很可爱嘛?而且我记得你说过他的身材对比同龄人算是保持得不错的了。”蜂须贺一本正经地提醒着青江,“还特别强调了手感。很赞。”

“抓不住重点请自己回去补习阅读理解。”歌仙发出这句话时青江仿佛能看见他对着屏幕翻白眼,“情人耳朵里出塞壬,我觉得这句话很好。”

“Awesome! Tweet that!” 青江加了一个冷漠脸,“就没个人正经提建议吗?我该怎么办啊?”

====正片什么时候放出我也不知道====

总之我尽快写吧

评论(3)

热度(25)